?

Log in

No account? Create an account
 

Translation of the The Freudian Sense - 毫无意义的记述无人问津的生活

About Translation of the The Freudian Sense

Previous Entry Translation of the The Freudian Sense Nov. 16th, 2005 @ 09:28 am Next Entry
My dearest god soundczech wrote a ficlet of Prince of Tennis which I've totally detested for a long time. This is like a drama opera. I finally found a place to sit, happily and excitedly, but it was mirage made, so I had to face if I was going to finish reading. I made my choice quickly.

I translate it into Chinese.


There are my work




Prince of Tennis: Ficlet: The Freudian Sense

[网王同人] 弗洛伊德之意义所在

作者:soundczech

翻译:模棱两可

Pre-slash, TezuRyo, PG

BL前作,手冢/越前, PG清水文


我一直沉迷在这部关于网球的动画里,现在我决定自己写一篇:青春期同性恋球员们。我谴责该死的bookshop


这是一个短篇,角色不属于我,他们是Konami的。手冢/越前,BL前作,青春期疑惑。



越前龙马有他无法理解的梦。醒来后他能记住一半,空中紧绷、健美的肌肉,修长的身体和网球短裤,扭动的粘着汗珠的大腿,张张看不清的脸孔。早上醒来后他肌肉紧张,喉咙干燥,就好像他一直在声嘶力竭的吼叫。


下课后他把网球掷向墙壁,感受撞击带来的安心感。


他观察英二前辈打到第二年,这是越前唯一愿意记住的名字。 手冢部长像是他身边一根高高的圆柱。所有人中越前最喜欢与部长一起看网球比赛,他们都厌恶不必要的闲聊。部长的手臂交叉,有时候他的手指会轻轻敲击前臂。越前可以在英二前辈的尖叫背后听见部长运动衫发出的沙沙声。


第六场比赛,英二用一个空翻和一个狂放的姿态结束了它。六连胜。


“哼” 手冢说。


~~~~~


越前龙马十二岁,他身边的每个人都为女孩儿着迷。龙马不了解女孩儿也不想去了解。一个晚上他们打网球的时候,他的父亲挂着狡猾的微笑——那种心照不宣的、刺激人的微笑——打听他的女朋友,龙马希望他的脸能被网球击中。


他不了解女孩儿粉红的脸蛋、尖细的声音,奇怪的身体比例。近来他身边女孩儿们的身体在制服下正发生变异,脂肪顶起了衣物。他穿过走廊时可以听见男孩儿们的杂音,结结巴巴、磕磕绊绊的与班里漂亮的姑娘们攀谈。那些必定丑陋的女孩儿则站在走廊里,悲伤的凝视着一切。


每当他听觉见有人叫他龙马大人,他都想走得更快一点。


~~~~~~~


他梦见他与桃前辈一起来到走廊,他们玩着阻击游戏。他的枪外形是蓝色的 ,他瞄准好了。一道闪光,子弹旋转射出。他获胜之后抬起头得意的炫耀,却发现站在那里的是拿着粉色枪杆的手冢。


人们似乎觉得越前憎恶失败。这是个误解。越前憎恶毫无价值的失败。找到一个可以真正击败他的人使他兴奋。他被这种人吸引,为这种人着迷。他调整身体的每一快零件以使他们旗鼓相当。


几乎没有人能两次击败他。


~~~~~~~~


一个傍晚龙马正在等候桃前辈,对方受到他与海棠前辈又一次争执的牵连,正在跑五十圈儿中的最后一圈。他玩着桃前辈Game Boy上愚蠢的小游戏。一个小小的电子人拿着一把小球拍,机械的穿过一片氟化过的绿色球场。换衣间空空荡荡,任天堂的专曲在墙壁间来回跳跃。



“切,"当他的胖小人失分时龙马不满的嘟哝。他一直试图升级,显然游戏并不认同。


“怎么了?”


是手冢部长站在他身后。他已经换成了学校制服,只有衬衫最上面的一个扣子没有系好。他一定刚洗过澡。


“游戏差劲透了。”龙马回答。


“这是什么?”手冢在他身边的长椅上坐下。当他伸手从龙马掌上拿走Game Boy的时,R龙马闻到对方身上肥皂的气味,而手冢的皮肤也有点粗糙。


龙马有一瞬间看到了他的梦:一望无际的网球场,满眼的古铜色肌肤。他一阵战栗。


“这是桃前辈的,”龙马回答。手冢坐下按了一会儿按钮,使劲掩饰着困惑。他比龙马还差。他的手指看起来比那微型按钮大太多。龙马能感受到他们的手臂碰到一起时他肌肉产生的强力收缩。


过了一会儿,也许很长,也许很短,可恶的音乐从控制台里爆发出来。


“手冢前辈,”龙马说,“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输了。”


~~~~~~~


有时越前梦见他围着球场跑圈儿,忽然被前辈们沉重的跑步声吓了一大跳。球场总是很大,看起来好像多几千个错了位的拐角。这时,手冢前辈总是紧随其后,并且越跑越近。


Leave a comment
Top of Page Powered by LiveJournal.com